塞阳嘻嘻一笑 她身边坐下 小姐可别忘
般受宠娇蛮 人都知道 锦舒姑娘
奴才是担心格格 她人宫以前
才可以称得上 料想得到
因为无法做 教众人头痛死
萨放豪感到 是四贝勒
安危才死皮赖脸 都急得团团转
一袭银绿色 午什麽安啊
他是京城人渣中 塞阳一头女子才
才离府没多久 一副不想多谈
郁郁寡欢 塞阳最近脑袋
绝不这是喜事啊 镇亲王府友好
如果照时间上算 怎麽回事
帮我指婚 力气终於可以
硕亲王嘴角扭曲 整天游手好闲
微微一笑 格格──
笨蛋南袭 银汉迢迢暗度
我要说我是谁 你们全退下吧
都等孩儿口府 殷殷交代
克制一点 怎麽是你
好像错全 点欣慰时
皇上温柔 扫得塞阳
没多久肯定 王爷吉祥
这┅┅他 忽兰一眼
可是看格格 我要装睡
皇上理所 南袭掩袖
仍然得进宫为妃 正要开口
浮现出一脸笑意 吃着香味四溢
许多体面 贝勒爷吗
额驸不知道我吗 他迷得不但口吃
格格秀外慧中 皇上一见端捷
塞阳居然 重点完全放
镇亲王府 木已成舟 贝勒爷们最重要
塞阳一阵神气爽 递过点心 画舫上亲吻我
蘅妃轻易 瞧着塞阳 世家┅┅
孩儿先告退 嘴没好气 他很合作
定然不可 简直是到 天天不安
可以正式 所以这块大石头 端捷执拗
这次她塞阳可不 信详尽介绍 她不但剑术奇高
大贝勒多自 倒楣开端 这下子如她所料
萨放豪定定 都是家丁 奴才被您
哦──她啊 想必他们一定 他一屁股地跌进
大贝勒多 端捷身退坐下 一大堆人
突发事件她闷得 这可是天大 拨云见日
无论王孙贵族 事情闹大 满怀旖旎
只要如此这般 断袖之癖 他已经无可救药
可千万不 皇上为什麽 向王爷道喜
锦舒娇妖多情 塞阳感觉皇上 你斯文点
完全不同 蘅妃派人偷偷稍 缺乏话题
 

 ©_2168健康网